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大唐不良人_ 第三十四章 攻防战-

时间:2021-06-30 11:01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庚新小说大唐不良人 第三十四章 攻防战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若说泗沘是临熊津江,距海不远的大城。

    那么周留城,就是完全海港城市。

    背靠白江口,是扶余丰最大的底气。

    若能克大唐便罢,若是不能,也可以从海路逃回倭国。

    他可不像中大兄那样有信心,认为大唐不堪一击。

    之前的百济扶余王族,可不就是被大唐一锅端了吗?

    站在城头,看着城内外簇拥着那么多饥民、难民,扶余丰此时多少有点后悔。

    后悔当初自己那么不坚定,居然会被中大兄说动,同意回百济复国。

    这种事弄不好可是要掉脑袋的。

    若还在倭国,至少一个富贵安乐公是有保证的,用不着像现在这样担惊受怕。

    眼下,周留城这十多万人,哪里是十万兵,这完全是十万张吃饭的嘴。

    佛菩萨作证,要不是身后的道琛和鬼室福信盯着,扶余丰恨不得现在就逃走。

    看着城下那一双双饥渴的眼睛,伸出来的大手。

    扶余丰总觉得,他们像是饿狼一样,眼里流露着贪婪,像是要把自己撕成碎片给吞了。

    这种感觉很不好,让他来周留城最初的几天,一直噩梦。

    “王上,您在想什么?”

    一个低沉的声音自身后传来。

    扶余丰身体一震,缓缓回头。

    不出所料,身后站着一个秃头老僧。

    是道琛。

    这几个月的辛劳,特别是前往高句丽亲自说服大莫离支泉盖苏文,令道琛似乎又老了几分。

    为了复国,他似乎已经抽干了自己的精气神。

    整个腰都变得佝偻了起来。

    脸上的皮肤耸拉着,五官都开始垮塌。

    但他的眼睛,依然深沉有神。

    在那两粒黑色下,藏着一种隐晦的,扶余丰难以明白的东西。

    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他读不出来。

    只觉得这道琛和尚难以明状,难以用词语去形容。

    说他忠心吧,他好像也没顾忌自己的想法。

    说他想做权臣吧,他又确实是一心在为百济复国而奔走,而且对自己一直十分恭敬。

    这种感觉很矛盾。

    道琛像是没看到扶余丰脸上的纠结与猜忌之色,只是平静的双掌合什道:“吾王,外面风大,不如去殿内稍息。”

    “道琛,我心很乱,你看看这外面,这么多人,你听听他们的呼声,他们在喊什么?”

    道琛低眉垂首:“他们在喊王。”

    “不。”

    扶余丰有些气急败坏的一甩袖道:“我听他们是喊饿,他们在要吃的,我……”

    “王,慎言!”

    道琛抬头,额头上的皱纹越发深刻。

    “为了复国,眼前的些许困难是可以克服的,鬼室福信已经向倭国借粮了,等他们的运粮船到,一切便可解决了。”

    “倭人,中大兄那边也有许多麻烦事,再说倭国也不富裕,他们哪来的粮食可借!”

    “若真借不到粮,那也只有一条路了。”

    道琛慈眉善目的脸上,突然闪过一抹阴狠戾气:“那便打破泗沘城,去向唐军要粮。”

    “疯了!”

    扶余丰吓了一跳,结结巴巴道:“我,我们……怎么可能打得破泗沘。”

    “王,你别忘了,我们是来复国的,若泗沘唐军不灭,谈何复国?”

    道琛上前一步,挺起胸膛。

    倏忽间,他身上那种卑微的,恭谨的模样不翼而飞,取而代之的是戾气,是自负,是刺痛人眼的锋芒。

    “王,你以为我之前去高句丽见泉盖苏文为的是什么?为的就是与高句丽联手,坑杀唐军。”

    “如……如何坑?”

    扶余丰被道琛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给吓到了,舌头不由打结,浑身血液像是要凝固了。

    “高句丽有意向百济拓展,故意暴露在买召忽集结粮草和军械的消息。

    唐军只要知道,必然受不了这个诱饵,会派兵出去。

    到那时,将由我们与高句丽联手,断其归路,将唐军一部吃掉。”

    “会,会有这么简单吗?”

    “会。”

    道琛自负的扬了扭眉梢,冷笑道:“粮食,唐军也缺粮,为了粮草,为了阻止高句丽人入百济,他们一定会派兵,而且我刚收到消息,他们已经派出了一支人马。”

    “那我们现在该做些什么?”

    扶余丰只觉得脑子有些晕,跟被人倒入一团浆糊一样。

    “我们?”

    道琛黑沉的眼眶里,隐隐见到厉芒一闪。

    “可以做得事有很多……我们有足够的时间,来消化泗沘城。”

    “道琛,我不明白。”

    “听不明白不要紧,你只要好好坐在王的位置上,便能坐享复国后的百济江山。”

    道琛收起身上的杀意,冲扶余丰和颜悦色道。

    “买召忽是诱饵。”

    夜幕笼罩,苏大为坐在船舱里,向坐在面前脸色有些发白的王孝杰道。

    说来好笑,王孝杰也算是大唐骑兵里的宿将,是从行伍之间,凭军功一点一点杀出来的,勇猛自不必说。

    他在马战上,胆色过人,但在登船以后,却明显承现“旱鸭子”的特点。

    有些晕船。

    这一整天,他都缩在船舱里,吐得昏天黑地。

    直到入夜,海船停舶,他才能走出来稍稍透透气。

    但平时那张泛黄的脸庞,却变得比纸还白几分。

    反倒是一起的娄师德完全适应。

    娄师德来自荆扬,南人擅舟,大概是天生亲水,虽然第一次坐海船,却适应得很好。

    此外安文生、黑齿常之也还行。

    南九郎稍微有些不适应,但没王孝杰反应这么厉害。

    内河的风浪,始终无法和大海相比。

    王孝杰抹了把脸上的汗水,向苏大为一边喘着气,一边吃力的拱手道:“都督,此话……怎,怎讲?”

    “买召忽距离高句丽三京之一的汉城极近,只有四十余里,骑兵在一个时辰内就可以赶到,这是个诱饵。”

    “可我们很顺利,并没有遇到敌人的援军。”娄师德在一旁道。

    “真的顺利吗?再仔细想想。”

    被苏大为一提醒,娄师德猛地反应过来,似乎,唐军刚撤出城,高句丽的骑兵部落就到了。

    若是晚上一时两刻,只怕就会是另外一个结局。

    想到这里,娄师德一个激灵:“都督,你是怎么做到的?”

    “情报。”

    苏大为微微一笑。

    这时,听到有人在外面轻拍舱门。

    苏大为侧耳听了几声,喝了声进来。

    外面的人这才推开门。

    一个风尘仆仆,面有风霜之色,身着突厥人衣衫的中年汉子走了进来。

    他长着方面,浓眉,颔下有着依须的胡渣。

    头发在头顶上简单的束起,身上背着弓和箭壶。

    若换一个地方,一定会被人认为是本地猎人。

    可现在,是在唐军的海船上,这个猎人装扮的人出现,反倒显得十分诡异。

    黑齿常之忍不住问:“这位是?”

    “赵胡儿,见过都督及几位将军。”

    赵胡儿叉手道。

    苏大为在一旁介绍:“他叫赵胡儿,是跟着阿史那道真的,永徽五年征西突厥时,他也在,我曾和他还有阿史那道真,一起对付突厥人。”

    说着,又指了指赵胡儿:“赵胡儿箭术了得,最擅长捕猎。”

    被苏大为一夸,赵胡儿忙低头道:“不敢当,都督言重了。”

    黑齿常之对赵胡儿不熟悉,一时还没想到许多。

    而娄师德和王孝杰,都深知赵胡儿之能。

    可赵胡儿不是跟着阿史那道真的吗?

    这样一个出色的突厥骑将,突然弃马上船,出现在海船上,怎么看,都觉得古怪。

    安文生在一旁嘿嘿一笑:“阿弥,你这一手越玩越漂亮了。”

    娄师德与黑齿常之几乎同时醒悟过来。

    想到一个问题。

    苏大为从决定出兵数百里,攻掠高句丽的买召忽时起,身边众将没有任何人看到苏大为调用资料,或者派出斥候。

    那么苏大为是如何知道买召忽的情况?

    他是怎么确定买召忽有大量粮草。

    又是靠什么说服了刘仁愿以及刘柏英同意了他的冒险计划。

    又是怎么能恰到好处的踩对节奏,洗劫了买召忽,在高句丽援兵赶到前,从容撤离。

    这一切,若有一个环节出错,这支突击的唐军,便会遭受灭顶之灾。

    说起来,两千四百余唐军在苏大为的带领下,从泗沘城出发,玩了一次漂亮的闪击战,抢了一大堆粮草。

    整个过程好像简单到不能再简单了。

    可问题真的是这样吗?

    不,在苏大为背后,一定有一个极其庞大和严密的情报网,才能支持他做到这一点。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